維多利亞女王與阿爾伯特王子的愛情故事

維多利亞女王與阿爾伯特王子的愛情故事

by Jean Huang | 九月 1, 2020

 

如果有現實版的王子公主童話愛情故事,那麼一定非維多利亞女王和阿爾伯特王子莫屬。

 

  • 相識相知

維多利亞出生於1819年5月14日,是愛德華王子與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一世的姐姐維多利亞公主的女兒。維多利亞從小在母親的嚴格呵護中長大,因為父親愛德華王子英年早逝,維多利亞早年在舅父利奧波德一世的監護下接受教育。同年8月26日,阿爾伯特出生,比維多利亞晚3個月,他是德國薩克森-科堡-哥達公爵恩斯特一世的小兒子。

 

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一世是維多利亞的親舅舅和阿爾伯特的親叔叔。維多利亞的母親和舅舅似乎早就有計劃為兩人聯姻,並在兩人17歲的時候安排了初次見面,因為當時年少,維多利亞的母親向來對她管教嚴厲,而且見面時身邊很多人都在監視他們,加上維多利亞那時反感婚姻,兩人見面之後便不了了之,只是偶有書信往來。雖然初次見面印象不深刻,但也正是因為這,為這一朵“小小的五月花”今後的愛情和婚姻道路做了鋪墊。

 

維多利亞女王&阿爾伯特王子

                                       維多利亞女王                                                                    阿爾伯特王子

 

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再次見面的時候,已經是4年後的1840年,此時維多利亞已經正式繼位為英國女王,而阿爾伯特業已成年。

 

成年後的阿爾伯特擁有180釐米的身高,白皙的皮膚,英俊的面龐。阿爾伯特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自律的他喜歡多領域學習,包括語言文學、音樂藝術、哲學、法學、政治經濟學、數學和生物學等專業學科,還包括狩獵、擊劍、騎馬等,文韜武略,幾乎無所不能。阿爾伯特因此有個特別的綽號——“行走的百科全書”。

 

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維多利亞在4年後一看到阿爾伯特便被深深吸引,隨後立即向其求婚的原因。女生心目中都有自己的白馬王子形象,阿爾伯特完全符合了維多利亞女王對另一半的遐想。這樣一位博學多才的王子,集美貌和智慧於一身,更難能可貴的是,阿爾伯特也喜歡自己,且對愛情專一。事實證明,維多利亞女王的選擇是正確的。

 

  • 相愛相惜

 

阿爾伯特終其一生給了維多利亞最完美的婚姻及女性所能獲得的全部幸福。這對於當時皇室、貴族之間盛行的政治婚姻來說,他們無疑是幸之又幸!擁有彼此相愛的另一半並結為終身伴侶,是多少人艷羨而不得。他們也因此成為那個時代的模範夫妻和道德楷模,直至今日仍然是世間一段佳話。

 

婚後的維多利亞女王與阿爾伯特親王愛情彌篤,兩人一生共同生育了九個子女。

 

維多利亞女王與阿爾伯特王子同孩子們

維多利亞女王和阿爾伯特王子同孩子們

 

維多利亞終其一生極度崇拜、依賴和信任丈夫,在阿爾伯特面前,她就像個追星的小迷妹。

 

在家裡,阿爾伯特的話就像金科玉律,女王教導他們的孩子們要以父親為榜樣,父親是他們做人唯一的典範;每當孩子頑皮,維多利亞不會因為孩子頑皮而難過,而因為孩子不像阿爾伯特而難過。可見維多利亞女王對丈夫的崇拜已達到何種地步。

 

國家大事上,阿爾伯特也漸漸成為女王的智囊和臂膀,做女王背後堅強的後盾。很多時候,他就如同一把撐天的大傘,為女王擋去了無數繁雜瑣事。

 

在1857年,維多利亞女王打破先例,給丈夫阿爾伯特加王夫Prince Consort的尊號。

 

  • 生死別離

本以為兩人就一直這麼幸福下去,攜手百年。

 

但不幸就像是蓄謀已久,悄無聲息地打破原有的軌道。

 

阿爾伯特親王在1859年8月罹患了嚴重的胃痙攣,身體日漸虛弱,次年在科堡的一次旅行中,還從馬車上掉下來摔傷,受到不少驚嚇。

 

到1861年的時候,阿爾伯特已經病痛纏身。8月的時候,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到訪愛爾蘭,這次訪問成為阿爾伯特生命終結的加速器。

 

他們的兒子,即後面的愛德華七世,在此次訪問中,兒子認識了當時愛爾蘭女演員娜麗.克里夫登Nellie Clifden 並傳出緋聞。11月,阿爾伯特和妻子已經返回溫莎,兒子則返回劍橋學習。阿爾伯特因為擔心兒子,拖著因視察新軍校設施建造被淋濕得風濕病的身體,隻身前往劍橋探望兒子。途中不幸受了風寒,此時的阿爾伯特已然十分疲憊,情緒也一度低落,加上正值美國南北戰爭,國事繁忙,阿爾伯特最終病倒了。

 

而這一病,他再沒起來,12月9日阿爾伯特的主治醫生之一威廉.詹納確診他患上了傷寒。很快,阿爾伯特的肺部就出現了出血現象,這意味著他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維多利亞終日守在丈夫身邊,但是阿爾伯特的身體每況愈下。

 

“我並不依戀人生,我並不看重它,假若我患了重病,我將立即投降,我不會為了生命而掙扎,我沒有生的執著。”

 

這是阿爾伯特對生命的解讀,也是與維多利亞的告別。

 

維多利亞女王和阿爾伯特王子

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

 

1861年12月14日清晨,在華生博士下了最後通牒後,孩子們一一與父親告別。孩子們走後,維多利亞守著阿爾伯特,靜靜地陪著他,當阿爾伯特停下最後一次呼吸時,女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聲長而淒厲的尖叫撕扯在幽深的宮廷,那麼的可怕,那麼的令人顫慄。

 

是的,阿爾伯特走了,這麼一位德才兼備的人最終也沒能得到上天的眷顧,拋下妻兒獨自走了。

12月14日晚10時50分,阿爾伯特在溫莎城堡蘭廳走完了生命的最後一程,享年42歲。

 

丈夫的離世,令維多利亞女王悲痛欲絕,她似乎陷入了無限的深淵,日漸消弭。

 

  • 回憶相守

阿爾伯特離世後,維多利亞女王命人屋內所有的陳設都要與阿爾伯特生前保持一致。為緬懷丈夫,維多利亞女王特別頒布了一條新法令——在阿爾伯特親王的哀悼期內,所有英國公民不得穿戴除了黑色以外的服飾。

 

哀悼期結束後,當所有人都褪去黑色服飾時,維多利亞女王卻始終穿戴黑色服飾,她沒辦法說服自己走出悲傷,失去丈夫,是她畢生的傷痛,無論如何也無法彌補,她的時間似乎永遠停留在了丈夫的哀悼期。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往後的幾十年,維多利亞女王呈現給大眾最多的就是畫像中的面如土豆、永遠身著黑色服飾的矮小老嫗形象。那個曾經幸福滿滿、充滿活力、靈動的女王隨著阿爾伯特的離世一去再不復返。

 

老年維多利亞女王

穿著黑色衣服的維多利亞女王

 

維多利亞女王不僅通過穿戴黑色服飾來緬懷逝去的阿爾伯特;還珍藏和佩戴阿爾伯特生前專門為她設計製作的珠寶鑽石,以及與阿爾伯特有關的所有紀念品,以此來獲取內心的平和。

 

  • 珠寶相伴

如果說記憶有載體,那就不得不提及阿爾伯特生前留給維多利亞的諸多珠寶鑽石以及與阿爾伯特有關的紀念品。

 

頭髮寓意著與愛人的親密關係及深刻懷念。在阿爾伯特的紀念品中,有一個特別的心形盒狀吊墜,它是用阿爾伯特的髮絲製作的。在阿爾伯特去世的幾十年中,這枚珍藏著阿爾伯特髮絲的心形盒狀吊墜,維多利亞女王都不曾取下來。

 

珍藏阿爾伯特髮絲的心形盒狀吊墜

珍藏著阿爾伯特髮絲的心形盒狀吊墜

 

維多利亞女王視若珍寶的,還有阿爾伯特1835年親自設計,由御用珠寶匠完成製作的包含王冠、項鏈、胸針和耳墜的祖母綠珠寶套裝。這是阿爾伯特專門贈送給她的。珠寶套裝的珍貴不在於它的珠寶價值,而在於它包含著關於阿爾伯特的美好回憶。

 

祖母綠珠寶盒套裝

祖母綠珠寶套裝

 

可以說,這些珠寶鑽石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維多利亞女王的記憶空白,借助它們,維多利亞能夠留住更多阿爾伯特的記憶。作為一個記憶載體,與阿爾伯特有關的這些珠寶鑽石,給了維多利亞更多內心的平靜及祥和。

 

1900年末,維多利亞女王的身體大不如前,即便如此,她仍然堅持去懷特島。

 

懷特島是她與已故丈夫阿爾伯特最喜愛的地方,那裡有他們最美好的回憶——許多年前,在這個島上,他們身邊圍繞著他們年幼可愛的兒女,她想捉住回憶最後的尾巴。

 

此後,維多利亞一直在島上居住,至1901年1月22日她在懷特島去世。

 

  • 記憶長存

去世後的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一起葬在懷特島。

 

維多利亞與丈夫阿爾伯特童話般的愛情故事感動了全世界。與他們愛情故事相關的珠寶鑽石亦被後世傳承了下來。

 

倫敦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重新開放珠寶館后,展示了許多包含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記憶的珠寶首飾,其中不乏一些珍貴的鑽石。

 

由此可見,鑽石作為一種記憶載體,得到了完美的闡釋。

 

維多利亞女王用珠寶告訴世人,每一顆鑽石都是有故事的珍藏品。

 

也正是這些珠寶鑽石,讓人們今天看到它們的時候,仍然能憶起女王和王子的稀世愛情故事。

 

縱觀當今,鑽石作為一種紀念品已經的到了更廣泛的應用。

 

2000年初,瑞士Algordanza公司自主研發並成功製作的骨灰紀念鑽石。開拓了殯葬業的新思路,也更加強有力地說明了鑽石的紀念作用。

 

骨灰鑽石作為新興的綠色殯葬,至今已經被越來越多人接受。它除了可以作為供奉的紀念品之外,還可以製作成骨灰吊墜、骨灰戒指等飾品隨身攜帶,骨灰鑽石收費比傳統的土葬費用要便宜,人們選擇這種殯葬方式無需考慮墓地選址、墓地價錢,墓碑價錢等許多問題,香港來說,骨灰鑽石葬因其綠色環保理念,已經越趨流行。

 

骨灰鑽石是通過從逝者的火化骨灰中提取碳元素,經過模擬自然界高溫高壓環境而合成的一種人工鑽石,但它又絕非單純意義上的合成鑽石,因為它的所有成分100%來源於已逝親人的骨灰。

 

Algordanza骨灰鑽石

Algordanza骨灰鑽石

 

雖然骨灰鑽石無法真正取代逝去的親人,但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就是逝去的親人,它承載著逝者生前的美好回憶,它是逝者留給後人唯一的、獨一無二的記憶,是親人獲得內心平和的精神支柱。

 

從這一點甚至可以說,維多利亞女王為後人開闢了全新的紀念方式——鑽石紀念。

 

了解更多關於Algordanza骨灰鑽石,歡迎訂閱我們的骨灰鑽石博客

 

預約免費咨詢

 

話題 Algordanza, 骨灰, 火葬, 葬礼, 紀念, 鑽石, 珠寶, 土葬, 戒指, 項鏈, 時間, 配飾, 骨灰鑽石, 更多, 骨灰盒, 記憶, 愛情故事, 維多利亞女王, 阿爾伯特王子

關於作者

Jean Huang

留言

更多文章